昨天在霞浦县城拦下一辆摩的去北歧村拍日落,路上与摩的师傅聊起来,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西安人,他没有听说过西安,便问我从那里过来应该“成本”很贵吧。看着他沧桑的面庞和话语里的意思,我暗地推测他也许从来没有离开过霞浦,在县城里渡过了大半生。我接着回答说我从深圳过来,不是很远,没想到他突然兴奋的说深圳他知道,他还去过。他说,在二十多年前年轻的时候,他有过一个情人生活在深圳布吉,那时他时常会从霞浦赶赴那里与情人度过一段段短暂的甜蜜时光,深圳也是他离家去过最远的地方。后来,他笑了笑,说现在她还生活在深圳布吉,他也还住在霞浦,而他却再也不会走那么远的路去看望他的老情人了。我说师傅你年轻时候很浪漫嘛,他苦笑摇头,说那都是很久远前的事情了。
这个有点平淡也有点俗套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我在郑州度过的日子,也许很多人的青年时代都有过这样一个身在远方的情人,年轻时会为了彼此不远万里相会,而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会越来越舍不得付出那么大的成本去为这一场幻梦。如果两人最终归于同一城市,那么也许幻梦会成为一个美好的结局,然而更多时候则是彼此间的情意渐渐淡去,最后各归尘土,当年几千公里的奔波最终也不过化为多年后偶尔提起那个城市时的一句谈资吧。

评论